用户注册 ×
获取短信验证码
选填
立即注册
用户登录×
立即登录
两周内自动登录忘记密码/去注册
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
00成人礼||“00后”的世界你懂吗?来听听这些曾经“熊孩子”的心里话
发布时间:2018-01-02 14:22:01     收藏275


(1/2)

随着2018年1月1日新年钟声敲响,第一批“00后”迎来18岁。曾几何时,“00后”还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,不少人的第一印象可能还停留在“熊孩子”、“捣蛋鬼”这些字眼上,而实际上,最早的一批“00后”从今天起正式迈入成年人行列。

18岁,是个神奇的年龄。

第一批“00后”现在正读高三,面临着高考的压力,站在成人世界的门槛,他们呼喊“世界已经是我们的了”!

记者走访了省实验中学、济南七中等多所高中,倾听首批“00后”孩子们,站在18岁门槛时的希冀和迷茫。

关于“大人”的梦想:

向往远方放飞自我

成为“大人”后想干什么?对这群即将“脱缰”的孩子而言,成为“大人”后首要的事情,就是尝试以前不敢尝试的事。

陈皓剑:骑着摩托去西藏

“18岁,我想考一个摩托车证,想要远行,想要去西藏。”高高帅帅的陈皓剑说:“我现在特别盼望高考来临,特别盼望18岁快点来。有好多的理想要去实现。”

班里正在举行元旦晚会,陈皓剑给同学们唱了一首《那些花儿》:“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;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……”虽然是少年不识愁滋味,但同学们也感觉临别在即:“希望同学们的18岁,能开心快乐!”

洪德睿:想玩通宵放飞自己

“我要释放自己、我要打王者、我要健身、我要玩通宵、我要练习拳击”!瘦瘦高高的洪德睿兴奋地展望着自己18岁成年后“可以干的很多事”。而这所有的事情,都少不了自己的“死党”们。在他的人生规划中,高中的好朋友们会一直在一起,因为只要是好朋友,就“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走散”。对于未来的自己,他的希望是“不忘初心”。

杨晶滢:脱下校服穿漂亮衣服

杨晶滢18岁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脱下校服。“我爱穿除了校服外的所有衣服,不过我们学校的校服相对还好看一点,至少感觉‘潮’一点。”18岁正是爱美的年纪,相对于其他同学“放飞自己”的渴望,杨晶滢第一个愿望就是“脱下校服!”当然,这个小小的愿望还要等高考之后才能实现。“穿裙子、穿长毛衣、我还要减肥,变漂亮!”

(2/2)

关于大学和未来:

未来是一幅缤纷画卷

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对18岁的他们而言,未来是一幅没有忧愁的缤纷画卷,等着他们用五彩的画笔描绘。

李琪:我要去美国读书,当医生

相对于大部分同学面临着高考压力,李琪已经决定去美国读大学。关于自己“18岁”的成人礼,李琪决定仍以备战高考的方式进行。“还是准备参加一次高考。虽然不在乎成绩,但还是想跟大家一起奋斗,毕竟是人生一次难得的经历”。李琪说,对未来的规划,她希望自己能就读医学院,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。

高原:10年后,我会去硅谷上班

戴着一副圆眼镜、身材胖胖的高原被班里同学戏谑为“颜值担当”。“我想去学计算机专业,将来到美国硅谷上班。”谈及10年后看似遥远的未来,高原推了推眼镜,满怀激情:“我想进微软公司,开发出独一无二的软件,改变互联网世界。”

隗嘉琪和王晓雯:不会分开,永远是好朋友

隗嘉琪和王晓雯是风格截然相反的好朋友。隗嘉琪一身校服,王晓雯为了元旦晚会特地穿上漂亮裙子;隗嘉琪的梦想是去四川大学学习口腔医学,王晓雯则更喜欢成都,想“什么专业挣钱学什么”。对十年后的猜想,隗嘉琪猜王晓雯会变得更漂亮;王晓雯则觉得隗嘉琪会变成“一只球”,但会更成熟、美丽。就算高考让两人未来的学校、城市产生距离,她们都觉得彼此“不会分开,永远是好朋友”。

何晨光:我只要稳稳的幸福

相比其他的同学,何晨光对未来生活的规划更加实际:“我希望毕业后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比如说公务员,或者进大公司、事业单位,总之要有保障。”之所以有这种想法,是因为爸妈总是对自己唠叨:“小公司里不好干,连请个假都要看老板脸色。”想象十年之后的自己,何晨光定位的是“简单的幸福”:稳定的工作、稳定的薪水,当然,房子车子都要有,能够有“稳稳的幸福”。

顾昕淼:离开家,去远方读大学

顾昕淼想到南方读大学,仅仅是因为“南方的饭好吃”。此外,作为理科班里为数不多的“女学霸”,按顾昕淼目前的成绩推算,她高考可选择的理想学校很多。家里人希望她能在山东读大学,但顾昕淼给自己设计的人生,是“离开家,到远点的地方去”,毕竟“好女儿志在四方”。


关于爱情:

那些单纯的小美好

对青春期的孩子而言,爱情更多是镜花水月里的美好,可望而不可及。喜欢上一个人有千奇百怪的理由,但不在一起只有一个原因:“还是学生”。

宋心广:多年不见,怕她把我忘了

宋心广是典型的“学霸”,在最近一次考试中,获得济南七中高三年级第一名的成绩。“我有喜欢的女生,她是我小学的女同学,现在她在省实验中学读书”。谈起自己的“暗恋”,宋心广显得很坦然:“这么多年不见了,还是喜欢她。喜欢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对方英语好,我的英语差,我就对她很好奇,后来就喜欢上她”。宋心广说,高考之后,自己可能会去找这位女同学告白,但现在更担心的是这位女同学已经把自己给“忘了”。

李晨阳:她是女神,很难追

瘦瘦高高的李晨阳,外形在女同学中属受欢迎的一款。但当面对自己暗恋的“女神”,他有些“怂”:“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,她长得漂亮,学习好,喜欢她的男生很多,很难追”。何晨光从来没跟“女神”表白过,打算等高考完再跟她表白。但自己也明白,就算现在谈恋爱,上了大学也不一定能在一起。“等上了大学,我想找个女朋友,好好谈场恋爱。”

谭哲:我都快把“初恋”忘了

“我的成绩,一般吧,年级第三”。作为一个“学霸”,谭哲早在小学就有喜欢的女生,不过经过了初中、高中的学习“修炼”,谭哲说自己“都快忘了”。对于未来的打算,谭哲首先一本正经地说:“好好学习,为国家做贡献”,后来话锋一转,笑着说“未来自己坚决不搬砖”。

(记者:张鹏 郭春雨 )


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,文明评论。详细请看《生活日报网用户管理制度》
登录|注册
0条评论
Copyright@2017生活日报网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