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注册 ×
获取短信验证码
选填
立即注册
用户登录×
立即登录
两周内自动登录忘记密码/去注册
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
6岁男童23年前离奇失踪!苦寻无果母亲眼哭瞎,现求助“神笔警探”
发布时间:2018-09-14 13:45:35     收藏360

9月11日,一位市民拨打本报热线85193939求助,称自己的弟弟刘鹏磊于23年前在临沂老家失踪。

为了寻找弟弟,全家几乎找遍全国车站,父亲蹬三轮600公里跨省寻子,但都一无所获。

随着时光流逝,全家人担心会忘记孩子的长相,于是想通过本报向在济南的“神笔警探”求助画像。

11日,在济南唐官小区,记者见到了前来寻子的刘树写及其家人。

刘鹏磊失踪将近23年,给全家带来了无尽的悲伤。

据刘树写介绍,他家住临沂市莒南县洙边镇,夫妻以务农为业。“家里有两个孩子。”刘树写说,其中老二是男孩,叫刘鹏磊,1989年出生。从小父母和姐姐就对刘鹏磊非常疼爱,因为村里没有幼儿园,事发前,刘鹏磊都是在村里被比他大5岁的姐姐照顾。

然而,意外却在1995年5月11日上午发生了。

6岁娃村里玩耍莫名失踪

家人发动亲戚遍寻全国车站

“我和妻子像平常一样下地干活了。”刘树写称,当时大女儿已经上学,6岁的刘鹏磊就在村子里自己跑着到处玩。
农活完工后,刘树写和妻子中午回家,却发现儿子没在家。“当时以为还在街上玩,就喊他回家吃饭。”刘树写说,可是把不大的村子找遍,也没找到儿子,觉得情况不对,又挨家挨户去亲戚家里找。
据了解,刘鹏磊在村里时经常跟着一个远房叔叔玩,刘树写连忙赶去这家打听孩子下落,得知当天上午10点多,刘鹏磊确实到他家玩耍过,但11点多时,刘鹏磊就出门不在他家了。无奈之下,刘树写选择了报警。因为当年的村里几乎没有监控,所以孩子的线索仿佛石沉大海。“好端端的一个孩子,就这么失踪了。”刘树写难过地回忆。
据刘树写介绍,儿子莫名失踪后,他就病倒了。只得发动亲朋好友,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先找了一遍。
“我们把全国各地的汽车站、火车站找了一遍。”刘树写称,他的亲朋好友两个人分成一组,分别赶到不同省份的汽车站、火车站,除了新疆、西藏、台湾等地区,他们几乎把所有省份的车站都找遍了,但都没有类似刘鹏磊的踪迹。
“这不是长久之计。”刘树写说,因为是亲朋好友帮忙寻找孩子,所以火车票、住宿费以及餐费都是由他负责的。几个月下去,刘树写的数万积蓄就全搭进去了,为此,他还欠了3万元债务。
除了经济难以支撑,“还抹不开人情。”刘树写说,找孩子的线索越来越渺茫,亲朋好友也都有自己的工作。刘树写实在无法要求别人一直帮自己找下去,就暂时中止了去外地寻找孩子。
此外,“我觉得孩子可能还在临沂周边,并没有走太远。”刘树写称,等他痊愈后,他就骑着自行车在临沂周边走访。每当听说哪个村子里出现了和刘鹏磊同龄的男孩,他就偷偷潜入确认,但是都无功而返。当时他这样找了一年,可是家中的经济状况不允许了。当时大女儿还在上小学,他只得先在县城打工攒钱。
父亲骑三轮600公里跨省寻子

母亲扮乞丐寻子未果哭瞎眼
据刘树写介绍,因为他所在的县属于江苏、山东交界地带,在县城打工时听说不少失踪儿童被带到了南方。“我当时就又想去南方找孩子。”刘树写称,经过分析,他觉得江苏的连云港和徐州两地可能性比较大。虽然不知道孩子的具体位置,但孩子丢失时已经6岁,应该对父母都有印象,只要见了面,自然就能认出对方。
从1997年开始,刘树写决定去苏北两市找孩子。刘树写说,出于省钱和不打草惊蛇的目的,他骑着三轮车,打扮成收头发、空酒瓶的买卖人,向徐州、连云港以及山东兖州等地寻找。为了省钱,他一路风餐露宿。“怀里带上家里的煎饼,迫不得已才在路边买点便宜菜。”刘树写说,住旅馆更是连想都不敢想,累了直接在路边草堆或是三轮车上休息。
刘树写说,几年下来,他骑行的距离保守估计已经超过了600公里,但一直没有线索。
孩子母亲的眼睛已经哭瞎了。”刘树写说,孩子失踪后,孩子他妈曾假扮乞讨人员,在周边每个村里挨家挨户找,但都没有发现孩子踪迹。

每到儿子的生日和过年时,“别人家欢天喜地,我们就在家里哭。”刘树写说,孩子失踪后,他已经很多年没回家了。因为一看到同村的同龄孩子长大成人,而自己的孩子却踪影全无,心里实在是难受。甚至连女儿出嫁,他也没回家。

万不得已

来济求助“神笔警探”

据了解,刘鹏磊的姐姐在济南上大学毕业后顺利留济,并且成家立业。“多年来我们也试过网络上寻找。”姐姐说,但效果不太理想,全国各地的打拐信息也核实过,都没有刘鹏磊的消息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全家人担心会记不住刘鹏磊的长相,于是想为刘鹏磊画一张肖像,以方便今后找孩子。今年,刘鹏磊家人通过生活日报了解到了“神笔警探”林宇辉的相关报道,萌生了来济寻求林宇辉帮忙画像的念头,于是拜托生活日报记者咨询。
9月11日,记者联系到林宇辉警官的妻子兼助理侯女士,得知来意后侯女士表示同意。同时嘱咐刘鹏磊家人,需要在当地公安局有过报警记录,并且携带当地公安局打拐部门开具的证明信件。

姐姐写给弟弟的信:

春节时,咱娘的眼泪都落在了饺子碗里

鹏磊:

这14年来,全家都沉浸在痛苦之中。作为我们家里唯一的男孩,你很小的时候就被拐走了,作为姐姐的我,没有能力寻找你,姐对不起你!现在,姐长大了,终于可以帮年老的父母来寻找他们的儿子,我的弟弟,你。
每天,看着一天天苍老的父母,年迈的爷爷奶奶,我心如刀割,他们多么想见你啊!
我暗暗发誓:我要找到你,我的弟弟,找到你,我才能一生无憾。我不想让我们全家继续痛苦下去,没有你的家没有团圆,没有真正的喜气。
没有你,我们一家人活得都很难受。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常在梦里,爸爸妈妈的眼泪在眼睛里滚动着。多少次爸妈说,你又在梦中出现了,你长大了,长高了,好像很瘦……
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?春节又到了,饺子煮熟了,咱娘端着碗,盛着,她还是哭了,眼泪像断线珠一样,滴滴落在碗里,打在我和爹的心上。吃着饺子,没有一句话,我们都在流泪,默默地流着,静静地抹去,我们的节日就是这样。我们想你啊!你知道吗?你在流泪吗?你有想我们吗?如果有,我们一起努力好吗?我们想你,我们想团聚!想你啊!十四年了!你一声不吭就走了!
你不是好弟弟,有时我真想打你两拳头,真想打你。家人被你害苦了,回来我们就不怪你了,回来好吗?你忘记我们家了吗?
我相信你还一定记得,虽然你当时才6岁,姐帮再你回忆一下:我们家住在山东省莒南县洙边镇桃园村,咱爹叫刘树写。咱还有一个大爷和三叔,对了,三叔家有三个儿子:鹏飞,腾飞,胜飞,你经常和咱那三弟打架,他小你几个月,还记得吗?你小的时候常说十字路姨姥姥家有火车,大爷家有一姐和一哥,咱姐晓晓是聋哑,你有印象吗?好好回忆好吗?想起来就联系我们,回家吧。 
我们在热切地等你回家!我的好弟弟!
(写于2009年)

记者:张敏


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,文明评论。详细请看《生活日报网用户管理制度》
登录|注册
0条评论
Copyright@2017生活日报网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