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注册 ×
获取短信验证码
选填
立即注册
用户登录×
立即登录
两周内自动登录忘记密码/去注册
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
6岁听障儿突然没了爸,特教老师拾起爱心“接力棒”
发布时间:2019-05-13 17:48:23     收藏445



赵萌萌教李义坤沟通和交流 记者 李震 摄


生活日报记者 李震


生活日脑5月9日讯  在天桥区影壁后街的一家特教康复中心内,有100多名特殊的孩子,他们多为听障患者。6岁的坤坤(化名)也是其中之一,从出生他就患上先天性听障,父母和奶奶也都是聋哑人,2岁半时父母离了婚,今年3月份父亲又突发心肌梗塞怅然离世,丢下他和聋哑的奶奶相依为命。


康复中心的特教老师们接过了坤坤父亲的“接力棒”,轮流将他接回家照顾。“在人工耳蜗的帮助下,这些孩子通过康复训练是可以和正常人过上同样生活的,但是家庭交流的氛围很重要。”老师说,眼下坤坤在济无人照顾,长期由老师照顾也并非长久之计,希望有爱心家庭能伸出援手,在周五到周天期间照顾孩子,“希望将这个‘接力棒’一直传递下去,直到孩子长大。”


9日济南一家康复中心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母亲节 记者李震摄


一次特殊的母亲节:

听障儿将花朵献给特教老师


初次来到位于影壁后街的听觉和言语康复中心,这里并非“无声”。刚走进3楼大厅,孩子们的阵阵喧闹声就充斥了整个楼层,几名家长坐在教室外的椅子上,时不时起身向教师内探一探头。

黑板上写着“母亲节快乐”五个大字,今天,这里提前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活动。记者走进教室的一刹,孩子们纷纷抬起了头,在特教老师的引导下,零零散散的说出了“叔叔好”,稚嫩,不整齐,而更多的孩子则是投来陌生的目光。

这里有100多名特殊的孩子,大多是听障患者,家长白天将他们送来进行康复训练,晚上接回家中。“如果耳蜗和听觉神经没问题的话,可以在人工耳蜗的帮助下,进行康复训练,经过训练孩子们完全可以过上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。”康复中心的主任张立娟说,人工耳蜗可以进行申请,目前济南市是“有一例救助一例”,政策的扶持将更多的爱给予了这些孩子们。

课堂上,特教老师刘秋华拿出红色和绿色的纸,举在半空吸引着孩子们的注意。今天她要教孩子们剪出一片片“花瓣”,缠绕成一朵花。

“这不快到母亲节了,让孩子们做一朵花,献给他们的母亲。”刘秋华说。

之所以说“特殊”,那是因为这里有些孩子见不到父母,坤坤就是其中之一。半个多小时后,他做好了一朵花,转头送给了教他制作的张萃云,一瞬间张萃云的眼神定格在孩子稚嫩的脸颊,她心里五味杂陈,是感动,也是心疼。


张萃云(左)正在教李义坤(右)沟通交流 记者李震摄



不是母亲的“母亲”:

特教老师“接力”照顾听障儿 “木偶”敞开心扉


坤坤自2016年来到了这家康复中心,初来时他连几个简单的词汇都说不上来,那时他由父亲照顾,由于工作和家庭的原因,父亲只在周五晚上将孩子接走,周一送来学校,平日时间由老师轮番带回自己家中照看。

“我们比较陌生的时候,他很腼腆,带回家里就像个小木偶一样坐在那。”张萃云说,他家中也有两个孩子,而起初坤坤并不与他们交流。

白天,张萃云带着坤坤一起挤公交车去康复中心训练,一天的课程结束,两人趁着月色回家,日子如流水倾泻而过,慢慢的,在张萃云的照顾下,坤坤打开了心扉。一段视频记录了一个片段,张萃云自家的孩子趴在地板上,和坤坤说“这是积木”,坤坤重复着话,两个孩子笑了起来。一年多过去,坤坤变得开朗了起来,已经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由于白天教课、晚上备课,还要再照顾坤坤和自家孩子,张萃云身心俱疲。这时,刘秋华接过了这个“接力棒”,近一年后,赵萌萌也把孩子回了家,一直照看到今年3月份。期间,生活老师亓玉英也帮忙照看,就这样在几名老师的“接力”下,坤坤一边恢复着语言,一边生活。

“孩子的皮肤不太好,我们就泡上玫瑰花瓣给他洗,他也很听话,不哭不闹的,我们在一块就像和自家孩子生活一样。”张萃云说,经过康复训练,现在的坤坤已经能熟练的读出一首儿歌了。


没了爸爸的听障儿:

康复中心发起爱心倡议 4名老师拿过“接力棒”

命运仿佛喜欢捉弄这个孩子,今年3月份的一天周五,老师们并没有等到本应接走孩子的父亲,多次联系未果,老师只好将孩子带回家中照看。过了一天,老师们接到噩耗,孩子的父亲不幸离世。

“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我们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面对,更不知道怎么给孩子说。”张萃云说,能确定的是,从那天开始坤坤再也见不到他的父亲了。

“孩子的父母都是聋哑人,早些年离了婚,孩子的奶奶也是聋哑人,爷爷已经不在世了。”张立娟说,坤坤仿佛成了“孤儿”,但眼下正是到了康复训练的关键期,在这期间恢复成功,孩子未来将过上与正常人无异的生活。

之后,康复中心在内部发起了爱心倡议,张立娟、刘秋华、张萃云、赵蒙蒙主动报了名,每个人一个星期,轮流照护坤坤。

“现在孩子的学费是由国家政策扶持,人工耳蜗也是申请的,生活费是他叔叔帮忙交着,一天12.5元,我们知道他家庭不易,平常带回家给他买东西也不给孩子家里要钱。”张立娟说。

“但是每个老师都有很重的康复任务,每天上课到很晚,晚上还要备课,并进行康复指导,存在着实际的困难。”张立娟说,“只有老师们照顾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,我们渴望找到一个长期有效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
爱心“招募”

康复中心寻找爱心家庭 照顾这个苦命的娃

记者 李震

济南瑞峰听觉言语康复中心负责人齐相国告诉记者,所有老师都很同情坤坤,“他和很多孩子情况不一样,属于一家三代残疾,父母和奶奶都是聋哑人,本身在康复时就需要比别的孩子多付出一些,因为回到家后家人没法帮助他训练。”

齐相国说,坤坤当前最大的困难是生活照护问题,“我们希望有一个办法,让坤坤能够有一个健康活泼的童年,尽最大可能不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。”

“为此想要进行一场爱心‘招募’,希望社会上有爱心妈妈、爱心爸爸或者爱心家庭,能够帮忙照顾这个孩子。”齐相国说,因为是特殊儿童,对于招募的爱心人士他们也有要求,“首先要有爱心,真心接纳这个孩子,其次最好是退休在家的,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,再有最好有一定文化程度,能够在生活中帮助孩子学习和交流。”

对于符合条件的,齐相国表示,他们也会拿出一部分费用来作为感谢和报酬。“希望有爱心人士能够伸出援手,让这个苦命的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”


家人心声:

家里的顶梁柱塌了 瞒不了聋哑的母亲

记者 李震

9日,记者在康复中心见到了坤坤的叔叔李诚新,他说他们一家是长清人。谈起去世的大哥和侄子未来的生活,李诚新的情绪有些低落。

思绪被拉回到3月份,李诚新刚从外地出差回来,打开手机偶然发现26日大哥在微信给他留了言,他回复后却没了动静,李诚新并没有当回事。几天后,李诚新再次联系大哥,依然没有消息,意识到不对的他急忙去他家查看情况。

“我哥自己租了一个房子住,当时我从玻璃上看到他趴在床上,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怎么了,他耳朵听不见,敲门肯定敲不开,我就找了房东打开了门,进门发现当时人已经不行了。”李诚新说,后来他报了警,通过大哥的手机微信发现27号早上曾在微信群说过话。

“后来知道27号早上他没去单位上班。后来刑警和法医的鉴定说是心肌梗死。”李诚新说。

李诚新告诉记者,大哥和嫂子早些年就离了婚,至于原因他并不清楚。离婚后,大哥带着孩子生活,由于生活压力巨大,除了在原有的工厂流水线上班外,他还兼职在饭店刷碗,平常只能写字跟人交流。

“他没有心脏方面的疾病,这次太突然,应该是过劳导致的。”李诚新说,事后他收拾了大哥的东西,被家中的母亲看到,为了避免母亲受到刺激,谎称大哥去外地出差。

“后来办完了事告诉她,她早就意识到了,这事瞒不了她。”李诚新说,白发人送黑发人,聋哑母亲当场崩溃。

为了处理大哥的后事,李诚新没再去上过班。“孩子的妈妈在外地,我工作经常出差,没法照顾这个孩子。我哥在世的时候我一直帮忙找幼儿园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,想着等孩子从这里康复后就送到幼儿园,然后上小学之后就好一点,没想到没等到他就走了……”李诚新说,眼下他希望能有爱心人士伸出援手,帮忙照顾侄子,他愿意拿出一部分费用作为报酬。



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,文明评论。详细请看《生活日报网用户管理制度》
登录|注册
0条评论
Copyright@2017生活日报网All rights reserved